li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ll over the world don't care you.

满船清梦压星河
这句话实在太棒啦
一个人躺在小舟里
小舟沉浮在河流中
四方天空帷幕缝合
漫天繁星扑撒在帷幕上
小舟里的人在夜风中
和着树木草地飒飒的声音沉沉睡去
河流倒影着天空和繁星
人究竟是漂流在河流中亦或是星河中呢

世间的千万种折磨
折腾的人死去活来
此生跌入狱海
愿没有来世
身死魂灭
从此没有了爱恨情愁
也没有了痛苦烦忧
生命的高高一跃
跌落至四分五裂
或许连人脸也看不清了
鲜血与肢体呀
疼痛与死亡呀

我曾想死
是因为松散的鞋带
却不擅长重新系起
如同人与人之间的羁绊
可是因为你
我对这个世界又有了稍许期待

DIE

她弯起唇角笑了起来
细碎银铃般
迅速被风碾碎了
那是四月最后的花朵
花海叠叠层层如波浪般翻涌
簇拥在一起的花面向阳光
而孤独的一朵却是无法言语
清晨的露水如期而至
地平线光芒乍泄
有人无法赴约
徒将落花拾起耳语

是的
只要你想
你就可以说不
对一切不公平的待遇
对一切自私自利的要求
如果你连说不的勇气都没有
那么恶的气焰愈发嚣张
我可以容忍的是情理之中的要求
但是越过界线
难免争执
不过
老子并不care你个傻逼嘻嘻

一只猫的故事

不小心,只剩一条命了。-——猫九

猫九是一只通体漆黑的猫,民间传说猫是地狱的守门人,有九条命,喻为不详。其实事实并非如此。猫九是一只通体漆黑的猫,只有一条命,被一个流浪男人圈养着。

大概是那天在寂寥的小巷里的垃圾桶旁蜷着一只黑色的小猫,让男人觉得可怜,大概是那天下着寂寥的小雨,触动了男人心里突然间的柔软;大概是猫九黑色的皮毛和诗人黑色的衣服相像。总之,一人一猫在寂寥的雨巷相遇了,男人捡起猫,走出了巷子,大雨依旧倾盆。

男人见当时垃圾桶旁还有八只死掉的小猫,就给捡的这只取了名字------猫九。“猫九,猫九。”男人时常用低低的声音唤着。

男人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人,面孔深邃,瞳孔深蓝,似映了万米以下的深沉大海,没有风浪,只有静谧的沉默。长年的奔波让他看上去苍老蹉跎,男人总是喜欢穿着黑色衣服,仿佛这样就能与世隔绝。男人没有居住的地方,他只是带着猫九没有目的地的走着,一大一小的黑色身影穿梭在大街小巷,迎着晨光,踩着夕阳。男人没钱时,会找一个热闹的集市,高声说起不知从哪听来的故事,面前是来来往往的宗教祭祀和旅途商人。赚够足够的钱就会离去,男人好几次因为摊位的事而被打,他不骂也不还手,只是将脸深深的埋进黑色衣服的衣影里。然后在黑夜里看着星空,看着远方叹气。晴朗的时候,躺在草地上,吹着夜风,听着森林的声音入睡。下雨的时候,站在屋檐下,雨水顺着屋檐流下,雨水和黑暗将远方的路都模糊了,男人一站就是一夜,不眠亦是一夜。猫九在男人的臂弯里睡去,耳边传来男人的叹气声,悠长悠远,要融进夜色一般。

猫九以为世界会永远这样繁华喧闹又安静,而不知“以为”和“永远”是两个经不起考验的词。

在这个国家,革命军起义了。与所有故事一样,国王残暴无能,革命军为正义而战。昏昏黄黄的太阳照在斑驳的城墙上,它曾经沐浴献血,共享荣光,见证帝国的兴衰,而今,它也该倒了,但是,也让它饮下这最后的血光吧。往日充满叫卖声的街道被革命军与士兵的战争所替代,寂寥的小巷弥漫着硝烟。这个国家,战乱不安。猫九觉得男人的叹气声更长更远了。国王被打败了,革命军将老国王、皇后、王子王女都送上了断头台。男人看着他们身体战栗。老国王真的老了,苍苍白发,眉宇见皱纹沟壑四生,如何让人相信这是一位曾跨马征战四方的国王。猫九只觉得有些面熟而已。刽子手将斧头砍下,国王、皇后、王子王女的头颅掉落在地,他们死在了他们曾统治的土地,听见了他们子民的欢呼。

男人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转身仓皇而逃,猫九还在人群里,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它不懂男人为什么弃它而去,它也拼命跑着,人类的脚在身上踏过,没有人低头看这个弱小的生命,猫九躲着闪着,看着男人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眼睁睁的无能为力。猫九突然觉得很难过,他想,男人一定又在叹息吧。

猫九再次看到男人时是在他们失散的地方,他站在了老国王的位置上,男人还是穿着黑色衣服,想将自己隐藏,猫九黑色的皮毛因为几日的奔逃掉了很多,不复光亮,猫九虽然不明事理,却知道这个男人就要消失了,是永远的诀别,永远的离开。再也听不到那句低低的“猫九”,再也听不到那声叹息,再也……不能相遇。猫九呜咽了几声。可是,猫叫声在人群里太渺小了,猫在人类的世界太渺小了,人们的声音盖过了猫叫声。可是,男人却看向了猫九,那张脸的表情——眼神平静,脸色祥和。猫九不知道为什么,但它知道男人似乎解脱了。

男人是作为国王的儿子死的。生前被当做私生子流离颠沛,死后却被当做王子,多可笑啊。沉重的斧头带着呼啸声过,世界鲜红。

男人的尸体被扔在了一条寂寥的巷子里,头颅没了。

第一天的朝阳找到了男人身上,而男人的尸体未得到温暖,猫九守在男人的身边。

第二天下起了寂寥的小雨,雨落如花,似为亡人送终。

第三天,终于有一个人受不了尸臭,将他放进了麻袋,扔进了大海里。

猫九?猫九阿,他的肉此此时正在炉锅里沸腾呢。炉锅上的白烟似谁在深夜叹息。

不好意思,放弃了你赐予我的生命,可是身为地狱使者的我决定牵引你了。——猫九